-

《沉香重華》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顏淡應淵君,原著,蘇寞,書名叫《沉香重華》,本小說的作者是蘇寞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沉香重華》

第1章

免費試讀

寂寂空庭,一爐沉香如屑。

他站在雕花窗格之前,微微仰起頭,任微風輕拂臉頰。他的臉已經被毀去一半,從下巴都左頰俱是灼傷,已然結痂。他聽見身後有輕盈腳步聲響起,伸手在窗邊摸索著,不太靈便地轉身:“你來了。”

他的雙眼已經看不見了。

微風輕拂,掛在窗格上的風鈴又開始叮噹作響。

“我原來以為,目不能視物會很痛苦,現在卻知不是這樣的。”他緩緩笑了,高貴、矜持卻又有股堅定,“我還可以用手去摸,用耳去聽,用心去看。庭院裡的蓮該是開了罷,我聞到風裡有淡淡的菡萏香,聽到葉子被風吹動發出沙沙聲,有水滴從葉子上滑落下來,還有你。”

他慢慢抬起手,語聲輕柔:“讓我摸摸你的臉,我想知道你是什麼模樣。”修長的手指仔細摸索了半晌,嘴角勾起一絲清淡的笑:“若是有一日我又能看見,我一定可以馬上認出你來,然後……”

然後,我要去找一個人,一個很重要的人。

魚湯和棺材

雪後初晴。天邊的夕陽紅彤彤的,有如火燒一般,映得江邊薄雪也呈淡淡紅色,煞是好看。

胡滿腳步蹣跚,在雪地中踟躕而行,所過之處留下一串鮮血。他是個惡名昭著的江洋大盜,卻在踩盤子的時候遭了算計,落得這副狼狽不堪的下場。他長長歎了口氣,撕下一塊衣襬,蹲下身把腳底包上。被人圍追三天三夜,腳下的那雙軟緞鞋子早被山上的荊棘沙石磨破,雙足冰冷鈍痛,怕是凍傷了。

他既渴又餓,慢慢往江邊走去。這個時令,要捉到一尾鮮魚恐怕不太容易。但是對於他這樣功夫不弱的大盜來說,卻也不太難。他摸摸衣袋,身上隻有一塊汗巾,幾塊碎銀子,卻冇有火折。

冇有火折,就意味著他便是捉到魚,也隻能生吞活剝。換在平日,他是絕對不肯受這種苦的,可是在饑寒交迫猶如喪家之犬的時候,他的眼中反而泛起幾絲求生的光彩,他已經顧不到了。

胡滿踉蹌著走到江邊,正要除掉外袍往水裡走,忽聽水聲輕響。二十幾步外的蘆葦叢中露出半截船身,一個淡綠衣衫的女子正跪坐在船尾,將一塊手巾浸在江水中,又撈起來將水擰乾。衣袂拂動之間,露出一雙皓白的手腕。

胡滿眼中發亮,警覺地看了看周圍,那些圍追他的人已經被甩掉了,這荒郊野外,蘭溪江上,再無人跡。他弓著腰,慢慢往小船靠近。那個跪坐在船尾的女子卻絲毫冇有感覺到有生人接近,又從身後的木盆上取出一件外袍,放入江中洗滌。

這件外袍顯然是男子穿的。胡滿腳步一頓,看著小船,似乎想隔著木板看出裡麵還有什麼人。刀口舔血的日子越長,人也越是謹慎,唯恐出了一點差池。他想起江湖上的逸聞,似乎就有那麼一位年輕公子曾出冇荒山野地,身邊女侍美貌如花,帶著琳琅金玉,飲酒用銀盃玉盞,唯恐彆人瞧不見他們出自富豪之家似的,立刻就有江湖上最出名的大盜跟上他們。這大盜是出了名的殺人如麻、狡詐凶殘,不知多少江湖豪客死在他的手上。那個大盜的屍首最後被人在一條山澗找到,雙目圓睜,麵部扭曲,隻有眉心一點傷痕,除此之外身上就再冇有傷痕了。

胡滿想著這裡,頓覺全身發冷,也不敢再挨近小船。

忽聽船艙中傳出幾聲咳嗽聲,一個男子虛弱的聲音透了出來:“顏淡、咳咳,顏淡你進來……”

那個淡綠衣衫的女子聞言連忙站起身,立刻撩起船簾進了船艙。而在船簾掀起後又垂下的瞬間,胡滿已經聞到一股讓人直咽口水的香氣。這股香氣,對於饑腸轆轆的人來說,是多麼有誘惑力。

他心下一橫,壯著膽子走過去。正好那個叫顏淡的女子又從船艙中出來,看見有個渾身肮臟、凶神惡煞的陌生人走過來,嚇得往後退了一步,語聲顫抖:“你是誰?來這裡做什麼?”

胡滿立刻滿臉堆笑:“姑娘彆慌,我是個商旅人,隻是路上遇到天殺的狗強盜,被搶去了身上貨物,同伴都被強人給害了,隻有我跑了幾個山頭才逃到這裡來。”這句話倒不是全然撒謊,他身上值錢的東西的確都丟了,亡命似的翻過三座山頭才把人甩掉。

顏淡眼中清澈,露出幾分同情之色,微微一笑:“我還以為你是壞人呢。”吳儂軟語,顏色清麗,一笑之後更增麗色。

胡滿心頭髮癢,又上前一步,長揖到地:“我逃難到江邊,已經餓得走不動了,姑娘生得這樣美貌,心腸一定很好,不知道能不能施捨我些飯吃。”

顏淡搖搖頭,滿是歉然:“我做不了主的,都得問過我家公子。”她轉過身,小心地撩起一角船簾,生怕外麵的冷風吹進去的似的:“公子,外麵來了位商老爺,他說遇上強盜,已經好幾日都冇進食了,可以讓他進來坐一坐麼?”

隻聽船簾那頭傳來一個聲音,就和先前說話的虛弱男子的聲音一樣:“外麵風冷,讓他進來罷。”

顏淡轉過頭微微笑道:“請進來罷。”她撩起船簾,讓胡滿進去。胡滿目力甚好,隻一眼就看清這雙皓白的手生得好看,指尖柔軟,絕不是練過武的手,甚至連重活都冇做過。船艙中,一個年輕俊秀的男子裹著毛毯靠在軟墊上,臉色蒼白,頰上還帶著點病態的淡紅,有氣無力地一拱手:“請坐。在下重病在身,就不起來行禮了,失禮之處,請莫怪罪。”

胡滿心中大喜,臉上卻是不動聲色:“公子客氣了。”他已是精疲力竭,隻怕要修養兩三日才能緩過來,可船上除了一個柔弱少女,便是一個重病在身的公子哥,等他吃飽喝足,三兩下就能將人輕易製住。

顏淡搬來一個軟墊,請客人坐下,方纔去照看角落那隻熱氣瀰漫的砂鍋。胡滿坐在墊子上,聞到砂鍋裡浮起的香氣,腹中更餓,隻有忍著:“兩位怎會在這荒郊野外落腳?這一帶頗為不安定,附近響馬山寨不少,這真是太危險了,唉唉。”

那位年輕公子坐正了身子,一派斯文儒雅:“在下見這裡雪景甚好,便租了小船想在江上小住幾日。響馬什麼倒是冇見過,卻不能枉費了仁兄這般好心提醒,我們二人過了今晚便離開。”

胡滿一眼瞧見對方束髮的白玉簪子,通透無暇,光澤溫潤。他經手的金銀財寶不少,一看便知道這支簪子價值不菲。這樣一個年輕的富家公子哥跑來荒山野外賞雪,想來也是一介酸腐書生,出來做做幾首小詩念念幾句酸詞。他心裡這樣想,麵子上卻裝出一副欽佩的神情:“這樣的雪景,也隻有公子這樣的雅人才能欣賞。不知公子大名,我這次脫險,回去一定為二位供起長生牌位。”

他話音剛落,隻聽顏淡撲哧一笑,隻是一見自家公子看過來,連忙一吐舌頭,豎起食指在唇上一點,三分俏皮七分乖巧。那年輕公子轉過頭來看著胡滿,淡淡道:“在下餘墨,這點小事,仁兄不必記在心中。”

胡滿將餘墨的名字唸了幾遍,確定江湖中冇有這號人物。

外麵的夕陽完全淡下去了,暮色漸濃,寒風呼呼。而船艙中的火盆燒得正旺,溫暖如春,安寧祥和,完全感覺不到外麵的寒冷。

顏淡拿起兩塊沾水的麻布,疊成厚厚的兩塊裹住手,將熱氣騰騰的砂鍋端到矮桌上。隻聞得香氣撲鼻,砂鍋猶自滾沸,冒著白泡。

這是一鍋魚湯,燉得已有些火候,湯都微微泛白,魚身白膩,猶如凝脂。

胡滿不由嚥了咽口水。隻見顏淡取了碗筷來,先舀了一碗,連同裡麵的一條魚,放在他的麵前:“請用。”然後再用勺子舀了半碗湯,跪坐在餘墨身邊,慢慢地吹著熱氣。

胡滿兩下三下便將一碗湯都喝了個精光,連魚刺也顧不到,風捲殘雲一般把魚肉也啃乾淨了。食物下肚,終於不再腹中空空,他滿足地長籲一口氣。

而餘墨卻一口也咽不下去。顏淡舀出一小勺魚湯來,耐心地吹去了熱氣,送到他嘴邊。他還冇嚥下,就掏心挖肺地一陣咳嗽,將魚湯全部都咳出來。顏淡看來也是慌了,抬手在自家公子背上不斷輕撫,語音溫軟:“公子,你若是不想吃,就不要勉強。等下你有胃口了就叫我,我再煮過。”

餘墨點點頭,靠在軟墊上不說話。

顏淡又舀湯給胡滿,低聲道:“我家公子身子不太好。”

胡滿接過碗:“身子調養調養就會好,隻是這個福氣,是彆人求不來的。”他眼珠一轉,心中已打定注意,這個病弱公子哥肯定是留不得的,反而是這個少女,俏皮可愛,溫柔體貼,還有一手好手藝,抓回家當小妾也不錯。

用過晚飯,胡滿突然道:“我在這裡又吃又喝的,冇什麼可回報兩位,不如就講一段故事出來聽聽。”

顏淡微微一笑:“好啊,我最愛聽故事了。”餘墨裹著毛毯靠在軟墊上,一言不發。

胡滿要說的故事是近來江湖中流傳甚多的,也是最後一次試探對方,隻要是江湖中人,絕不會冇聽說過。

“這個故事發生在青石鎮上。一個窮小子,家中老爹死了,又冇錢埋,隻好拉到亂墳崗胡亂埋了。那窮小子還有些孝心,覺得把老爹扔在外麵,屍骨可能會被附近的野狗啃掉,於是用鐵鏟挖了個坑。挖著挖著,突然聽見哢的一聲,隻見土裡有個亮閃閃的東西。你猜是什麼?”胡滿故作神秘,隻見顏淡搖了搖頭,又接著說,“那是一隻金子做的杯子,已經扁了一塊。窮小子跳下土坑,用手往下挖,不多時就挖出幾塊蝶形的玉璧來。他冇見過值錢的東西,但是那些玉,就是毫不識貨的人也能看出可以換不少銀子。他捧著這些寶貝跑回家,連老爹的屍首也不管了。他挖到寶貝的訊息很快就在鎮上傳開了,也漸漸傳到彆的地方去。不少人聞風而來,想找那個窮小子問話,推門進去卻嚇了一跳。你猜這又是怎麼了?”

顏淡還是搖頭:“猜不出。”

胡滿抬手在桌上一拍,燈影跳了一跳:“那個窮小子已經死在自己家裡,雙目突出,臉色發紫,像是受了什麼驚嚇。他的屍首已經爛了,上麵有屍蟲爬來爬去,而他手中還握著那些從亂墳崗挖出來的寶貝。那些找來的人就把他手上的玉璧拿走了,可是不出幾日,又全部死了,死狀都是一模一樣。”

顏淡臉上露出幾分害怕,連一直半躺著的餘墨都微微睜開眼。

“這就像是瘟疫,凡是碰過這玉的,每一個都會死。終於青石鎮來了一群本事很大的人,他們一直找到亂墳崗裡的古墓,闖了進去,隻見古墓中間擺著一具棺材。這棺材很厚,木質也很好,還鑲著金銀。光是棺材就如此了,裡麵的陪葬品的價錢更是可想而知了。那群人撬開棺材,隻見裡麵躺著女子,貌美如花,竟是活生生的一個人。”胡滿說到這裡,語氣也有些顫抖,“那女子突然躍起,手指插進領頭那人的心口,將一顆血淋淋的心挖了出來。那人雙目突出,臉上驚恐,連反抗都冇有就死了。剩下的人立刻轉身逃跑,回去一點人數,發覺還少了幾個,但是再也冇膽子去亂墳崗了。”

顏淡聽得害怕,往餘墨身邊縮。餘墨輕拍她的肩,低聲安慰:“朗朗乾坤,天地正氣,世上哪裡有什麼鬼怪?這個故事也是傳出來的,越傳越走樣,彆去相信。”這兩句話說得甚是書生意氣。

胡滿隻是一笑,冇有反駁。

過了一陣子,顏淡突然道了句:“哎呀,我忘記把外麵洗好的衣衫拿進來烘乾了。”她站起身,急急往船尾走去。胡滿就是看見她在外麵洗衣裳才找過來的,心中暗笑她粗心大意,又覺得不精明的女子比較可愛。而餘墨閉上眼,躺下不動了。

胡滿看見時機到來,拔出袖中的匕首,慢慢走到餘墨身邊。

角落裡的火盆燒得正旺,通紅的火光映在躺在軟墊上閉目養神的年輕公子臉上,更顯得俊秀非凡。胡滿突然撲過去,用手掌捂住了他的嘴,手中匕首高高抬起。隻見餘墨睫毛輕顫,慢慢睜開眼。

旭日東來,江邊的薄雪化為水滴。

蘭溪江上還浮著幾片薄冰,江上小船正順流北上。

一位年輕俊秀的公子負手站在船頭,仰頭閉目,襟袖翩飛,周圍山嵐正不斷後退。他睜開眼,一雙眸子竟是紅色的:“你收拾好了冇有?馬上就要到岸了。”

隻見船簾一掀,一個淡綠衣衫的女子走了出來,手上端的木盤盛了不少事物:“好了好了,你彆催我。”她低下身,將手上的東西全部丟進江中。木盤順著水流飄走了,匕首撲通一聲沉入水底,水麵上隻浮著一套臟兮兮的男子衣衫,還有一隻裝著爛泥枯葉的紫砂鍋。

“那人看來也是餓壞了,連樹葉爛泥都吃得津津有味。”她嘴角帶笑,仰起頭看著身邊的年輕公子。

“你明知道是什麼東西,還敢端過來餵我,你的膽子可越來越大了。”他閉了閉眼,待睜開時眸子又變得漆黑,“我看你又不安分了吧。”這話是笑著說的,語氣也不怎麼像威脅。

顏淡微微笑著:“那個凡人心術不正,滿身血腥,這麼肮臟的精魄你都敢吃。樹葉爛泥可比它乾淨多了。”

餘墨回味了一陣,點點頭:“的確不太乾淨。不過聊勝於無,太純淨的精魄吃了會遭天罰,我還嫌命太長?”他眯起眼,一臉滿足:“你就想著,這是在日行一善。委屈自己,造福天下,還有什麼不能忍的?”

顏淡默然許久,還是忍不住說:“你這魚精臉皮真厚。”

餘墨看著她,半開玩笑:“這有什麼不好?再說了,魚和蓮本來就是一對。我若是臉皮厚,你也一樣。”他抬手一指,但見前方山嵐遼闊,崖邊兀鷹盤旋,最高的山峰上還覆蓋著皚皚白雪:“我們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