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莊依波睡了一覺後,時間便過得快多了,又吃了點東西,休息了一會兒,飛機便已經開始準備降落。

落地倫敦的時候,正是當地時間的下午。

冬季常年陰冷潮濕的倫敦,竟罕見地天晴,太陽透過車窗照到人的身上,有股暖洋洋的感覺。

這樣的天氣,真的是舒服極了。

莊依波就坐在車窗旁邊,也不怕被太陽曬到,伸出手來,任由陽光透過手指間隙落下來,照在她身上。

申望津通完一個電話,轉頭看到她的動作,不由得伸出手來握住了她,低笑了一聲道:“就這麼喜歡?”

“喜歡。”莊依波回答。

“這段時間淮市的天氣不是一直都很好?”

莊依波應了一聲,隨後緩緩道:“可是倫敦的太陽,我特彆喜歡。”

申望津聽了,緩緩低下頭來,埋進她頸間,陪她共享此刻的陽光。

終究是不同的。

看似相同的天氣,受環境和心情影響,的確會有很大的不同。

就如此時此刻的倫敦的晴空,真的是美極了。

兩個人又一次回到莊依波那間小屋。

雖然兩個人都離開了有一段時間,可是屋子已經被重新打掃出來,等待著主人的入住。

申望津不允許莊依波幫任何忙。

他一個人,親自動手將兩個人的衣物整理得當,重新放入空置了很久的衣櫃,各自占據該占據的空間和位置,就像以前一樣。

莊依波本想親自動手做晚餐,卻又一次被申望津給攔了下來。

“簡單炒兩個菜而已嘛,我可以的。”莊依波說,“難道接下來幾個月,我什麼都不做了,就這麼乾坐著,乾躺著嗎?”

“也不是不可以。”申望津說。

莊依波想了想,又道:“可是總吃外麵的東西也不健康啊,有些東西還是得自己做。”

“嗯,我來做。”申望津說。

莊依波聞言,不由得呆了一下,“你做?”

話音剛落,像是要回答她的問題一般,門鈴突然就響了起來。

申望津按住準備去開門的她,自己走向門口,打開門後,從門外的送貨員手中接過了一堆新鮮的瓜果肉菜。

坐言起行,這男人的行動力,真的強到了讓莊依波目瞪口呆的地步。

他占據了廚房,莊依波也冇有彆的事情做,索性就坐在陽台上發呆看書曬太陽。

等她再回到室內的時候,卻意外發現,申望津竟然已經變魔法般地做出了四五道菜擺在餐桌上,而他卻仍在廚房裡忙碌。

莊依波走到廚房門口,看著裡麵還在準備中的兩三道菜,不由得震驚,“你要做多少菜,我們兩個人,有必要做這麼多嗎?”

“許久不做,手生了,權當練習了。”申望津說。

莊依波瞬間無言以對。

正在這時,門鈴忽然又響了起來,申望津對她道:“開一下門。”

莊依波隻以為是他又讓人送什麼東西來,打開門一看,整個人都呆了一下。

門外站著的人,竟然是莊珂浩!

莊珂浩一身休閒西裝,慵慵懶懶地站在門口,“怎麼,不請我進去坐嗎?”

莊依波這才終於回過神,“你......你怎麼會過來?”

她跟他說回程日子的時候,他隻說了能到就到,不能到就不會送他們,可是他冇說過會跑到倫敦來啊!

這算是送他們,還是迎接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