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天給出的係統規則,人類需要進步。”老者長歎一聲,微微抬起頭,仍舊看不清容貌,“我們從未來的世界來到這裡,便是要推動此處的發展。你也許不太理解,但你知道誰是王莽嗎?”

還處於震驚裡的蘇傾離支支吾吾道:“……知道。”

“他和我們一樣。”

“他?!”

蘇傾離先是一驚訝,然後突然反應過來。

好像的確如此,曾在曆史課上她就對王莽發明的東西以及王莽對政策的改變而感到詫異。這不可能是一個古代人的思想,而且他對政治的見解領先了時代幾百年,有如此大局觀的人一定是見過更遠的時間或者更先進的文明纔對。

這一刻,她居然覺得自己不大真實,她茫然的看向老者:“藺前輩,你的意思是我和你一樣,隻是從未來文明穿越到這裡,為的便是助長此處的發展?可是這片大陸根本不在我們曆史長河裡,它是什麼?”

“它在。”藺赫汝沙啞的笑了笑,“它在,隻是…我們的世界分很多的空間,在這一片空間裡也許它叫淩月國,那麼在另一個空間裡就不得而知了。”

登時,蘇傾離整個人都怔住了。

她彷彿置身旋渦深處,周圍的一切詭異又陌生,但絲絲縷縷的熟悉和親切正在一點一點的縈繞著她。所以從頭到尾,她都冇有離開她那個世界嗎?

“蘇傾離啊。”那道聲音再次響起,“我的任務完成了,我要回去了。”

“任務完成就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嗎?”蘇傾離急切的問道。

藺赫汝隻是笑了笑,冇有點頭冇有搖頭,什麼回答也冇有。

“傾傾?”

正當蘇傾離想追問的時候,大殿外頭傳來戰允的聲音,他在找自己。

她回頭看去,有些擔心藺赫汝被髮現,於是想再度回頭對他提醒一下,結果對方消失了。

回頭的時間不過是一秒鐘,藺赫汝卻徹徹底底的消失不見了,這裡冇有任何生氣,隻有她一個人傻站在這裡,彷彿方纔的一切都隻是她喝多了出現的幻覺?

“前輩?”她試探性喊了一聲。

冇有迴音,冇有任何反應。

蘇傾離沉默了,看來前輩真的回去了,隻是她還是不知道,這個回去的意思是什麼?

與此同時,戰允也進入內室找到了她。

“傾傾,你怎麼在這?”

“我……”蘇傾離頓了一下,然後問他,“是你大哥叫我來的嗎?”

"是啊!"對方笑著點了點頭,伸出手自然而然的牽起她的手腕,把她帶了出去,“大哥說宮裡要舉辦中元節,祭祀那些先輩們。這一日好吃的好玩的可多了,大哥知道你性子不是什麼大家閨秀,這才叫你來。當然,也算是本王的一個小小私心。”

蘇傾離望著他侃侃而談的背影,神不知鬼不覺的問了一句:“戰允,傳聞中的藺前輩真的仙逝了嗎?”

“嗯?”戰允愣愣的回過頭,“你怎麼突然問這個?”

“冇什麼。”

“他啊,早就離開人世了,距今十幾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