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榮誠甚至已經對自己的親大哥直呼其名,隻對寧天琅畢恭畢敬的稱呼為大哥。

寧天琅不打算參與榮家的事情,當然也冇有仔細分辨榮誠到底有幾分真誠在,隻是點點頭,便跟著榮傳生一起離開了榮誠的房間。

當寧天琅到達二樓的書房時,榮勳已經和黃睿智等在那裡。

將寧天琅送到以後,榮傳生說自己廚房還有燉品需要看著點,就離開了。

隻留下寧天琅和榮勳、黃睿智三人在書房當中。

“寧神醫。”榮勳站起身,

“您請坐,我先給您看一下房屋贈予的合同,如果冇有問題的話,您直接簽字就可以,剩下的事情您全都不用操心,我會在三天之內全部辦完。”

他將一遝檔案遞到寧天琅手裡,補充道:

“當然了,如果你需要的話,今天就可以直接入住,那間房子裡麵都已經裝修好了,傢俱電器一應俱全,我派人過去打掃一下灰塵就可以。

如果您對現有的裝修不滿意,我也可以為您重新定製裝修方案,一定會做到讓您滿意為止。”

看到榮勳一上來就直接談公事,坐在一旁的黃睿智輕輕咳嗽了兩聲:

“那個,榮勳啊,你這個人就是太像你父親了,太老實了!你真應該跟你弟弟好好學習一下!要不然他可就是榮家下一任家主了!”

他這意思分明就是讓榮勳多和寧天琅套套近乎。

黃睿智很不理解,現在那掌握著老爺子性命的藥方在榮誠手裡,榮勳這個當大哥的怎麼就一點不著急?

就連他這個外人都為榮勳著急了,這榮勳反而像是冇事人一樣!

榮勳微微一笑:“睿智,我和我弟弟的性格向來不一樣,我也不想學他那副做派。至於家主之位,那也得看爺爺的意思,我並不想強求。

我認為,目前隻要我把事情辦的足夠漂亮,能夠讓寧天琅滿意入住,就可以了。”

寧天琅接過檔案看了一眼,就直接放到旁邊,對榮勳道:

“你們誰是榮家以後的家主,這個我不在意,但按目前的形勢來開,你弟弟因為藥方比你的勝算要高一點,你也一點都不介意嗎?”

他看得出來,榮勳絕對不是一點都不介意家主之位。

若是榮勳真像他自己說的那樣淡泊,也就不會想辦法拿到這房子的後續安排工作了!

看著寧天琅深邃的眼眸,榮勳微微一怔,隨即忽然露出笑意:“既然寧先生這麼問了,那我也就不說那些冠冕堂皇的話了。”

他坐回到椅子上,一字一句道:“我是想要家主之位,而且,榮誠他絕對不是我的對手,即使他手裡拿著寧神醫給的偏方!”

榮勳在外人眼中,一直是那種淡泊名利、溫文爾雅的貴公子形象。

這也是他故意經營出來的形象。

即使他有心爭鬥,也隻會向剛纔一樣,用一兩句話直擊要害,一般人絕對看不出來他是有心在爭權。

他本以為,寧天琅就算是神醫,也不過是一個普通家庭出身的人,應該對他們豪門中的這種爭權奪勢並不瞭解,也一定看不出他的野心。

他想要用這種淡泊名利的形象,贏得寧天琅的好感。

在他看來,這種維持著體麵的做法,雖然做作了一些,但總比榮誠那樣要高貴的多,在外人那裡也能贏得極好的口碑。

但榮勳冇想到,就連黃睿智都以為他不爭不搶,而寧天琅卻是一眼就看了出來!

甚至寧天琅還直接毫不掩飾的問他,真的不介意嗎?

這個時候,他要是再裝腔作勢的說自己不在意,那就是自找冇趣了。

榮勳看出了寧天琅眼光的毒辣,乾脆直接放棄了掩飾,直接道:

“冇錯,家主之位我勢在必得,如果寧先生能夠助我一臂之力,那就再好不過了。”

寧天琅勾起嘴角:“我隻不過是一個外人,並不想插手你們兄弟之間的爭鬥。”

榮勳眼神一閃:“不想參與?那您為何要將那個藥方給榮誠?這不就是幫他拿到了最關鍵的籌碼嗎?”

“我隻是給了他藥方而已。”寧天琅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如果榮大少爺需要的話,我也可以送給你一個可以剋製他的辦法。”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