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到底什麼時候能出去,再待下去,我就快要瘋了!”

隔壁富麗堂皇的房間裡,

一個金髮碧眼的青年人,軟骨頭一樣的躺在床上,不耐煩的抱怨著。

霍深嗖然眯起眼睛,神色嚴肅。

“怎麼了?”

艾達注意到了他的臉色,壓低了聲音追問。

“他就是當年後骷髏首腦,葉傾城的兒子。”

“什麼......”

艾達無聲的說出兩個字,

震驚的發不出聲音。

恐怖的紅骷髏不是很多年前,就被霍深的父母消滅了嗎?

怎麼又捲土重來了?

隔壁房間的年輕人拿起手機開始打電話,壓根冇注意到霍深和艾達這邊的動靜。

霍深趁機用匕首,將那小小的縫隙,鑿的更大一些。

這道縫隙剛好在壁櫥的旁邊,和深色的壁紙融為一體,

年輕人根本冇有發現,正衝著手機那頭髮牢騷。

“我可是來當國王的,不是來坐牢的!”

當國王?

聽到這句話,艾達下意識的看向了霍深,

霍深剛要說話,隔壁房間的門,忽然開了。

一陣沉穩的步伐,

走進來一個令霍深完全想不到的人。

死去的愛德華!!!!

艾達差點兒喊出了聲音,

幸虧霍深當機立斷,捂住了她的嘴,

艾達乖巧的靠在他懷裡,

這次她大氣兒都不敢出,霍深才鬆開了手。

她聚精會神的盯著愛德華,

他不是死了麼?!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叔叔,你打算把我關多久啊?”

年輕人見到愛德華,立刻不耐煩的嚷嚷起來。

“當初你可是說好了,讓我來當國王,我才同意跟你逃跑的。

現在我又在這破地方坐牢!”

“陛下,你冷靜一點兒。”

愛德華齜牙一笑,那欺騙性的善良麵孔,立刻變得猥瑣陰沉。

“我可是你的親叔叔,難道還能騙你麼?”

“天一亮,我們就能和米國的莫利礦業公司簽約了!”

“叔叔已經為你掃清了前路所有的障礙,你母親的仇人,霍家和顧家全都完蛋了!

你是莫利先生的兒子,又擁有南越皇室的血統,

叔叔會和米國公司一起,推舉你成為南越新的國王!”

“太好了!!”

床上的青年激動的一下坐了起來,興奮的大喊。

“等我當了皇帝,叔叔就是攝政王,我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愛德華笑眯眯的微微鞠躬,

“老臣謝謝陛下!”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霍深死死盯著愛德華,眼底全是冷意,

原來整件事的幕後主使,就是愛德華和莫利公司!

他們第一步,利用礦難和輿論,剷除爸爸媽媽,

第二步,便是裡應外合,君主複辟,扶持葉傾城的兒子當國王!

愛德華從來不是什麼親華派,一切都是陰謀!

真是混蛋!!!

霍深捏緊了拳頭,

“什麼聲音?!”

忽然,

愛德華耳朵動了動,目光犀利的朝著艾達和霍深的方向看過來,

隻一瞬間,

他便臉色大變,

“隔壁有人!”

糟了!

他們被髮現了!

艾達心底一沉,

下一秒,

愛德華已經掏出了手槍,毫不猶豫的朝著他們的方向擊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