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先忍著點,夏醫生馬上就來了,爸,忍著點啊!”

......

聽著電話裡的聲音,夏七月滿是為難。

她不想虧欠女兒,可也冇辦法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病人這樣受苦。

小葡*萄紅著眼睛巴巴地望著她,眼裡逐漸透出失望和可憐,夏七月心如刀絞,正不知該如何開口。

身後“哢噠”一聲輕響,男人的聲音驟然響起。

“你去吧。”

她一愣,回頭看去,顧休言正站在門邊,定定望著她和小葡*萄。

難道他一直在偷聽她們說話?

正要發火質問顧休言,小葡*萄已經衝了過去,一把拉住了顧休言的手。

“顧叔叔!你好點了嗎?”

對於小葡*萄的主動靠近,顧休言明顯還有點不適應,顯得有幾分僵硬。

看著小傢夥滴溜溜轉悠的大眼睛,才慢慢展開笑容。

“好多了,謝謝你的關心。”

“不客氣!媽媽說對朋友就要多多關心照顧,你是我媽媽的朋友,我自然是要多多關心的。”

夏七月在旁邊聽得都要七竅生煙了。

她那是讓她對真正的朋友真誠以待,可顧休言是嗎?

除了從前那些恩恩怨怨,他是她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的人。

看著小葡*萄對顧休言這麼熱絡,夏七月真有種自己養了多年的小白菜,看到了豬猛地就衝出了柵欄。

偏偏她還不知道要怎麼攔著。

一大一小又說了許多話。

小葡*萄巴巴地居然還向顧休言告狀,說本來要帶顧休言一起去遊樂園,但是下雨去不了了。

夏七月在一旁看得牙癢癢,誰說要帶這混蛋去遊樂園了?明明就是這小丫頭片子剃頭擔子一頭熱。

她灼熱憤恨的眼神,想忽視都忽視不了。

除了小葡*萄那個小傻蛋。

顧休言抬頭看了她一眼。

“你去出診吧,我可以在家裡陪小葡*萄玩。”

哪裡是你家裡?誰要你陪我女兒?你又是誰?

夏七月真想直接開口質問他。

可是小葡*萄巴巴地正看過來,她要是如此失態,必定會再次嚇到她。

她隻能深吸口氣,暗暗咬牙。

“不用了,我......”

她話未說完,電話裡的催促聲就再次傳來。

“夏醫生?你還在嗎?今天你能過來嗎?我爸爸實在疼得不行了,吃止疼藥都不行,我實在冇辦法了......“

男人都快急哭了。

夏七月到了嘴邊的話,就這麼嚥了下去。

看了顧休言一眼,又看了小葡*萄一眼。

“好,我馬上來。”

放下電話,她冷冷望著顧休言,還冇開口,小葡*萄就跑過來拉住她的手。

“媽媽,你快去給病人治病吧!我在家裡和顧叔叔玩就好。”

夏七月眼睛一瞪,說好的週末想要媽媽陪呢?

怎麼說變就變了?

要彆人陪還好說,怎麼會是顧休言這個混蛋?

而且,她怎麼可能把女兒交給這個魔鬼來看。

要是他趁她不在,把小葡*萄帶走了,她要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