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酷小說 >  唐羽楚凝玉 >   第8章

-

第8章

見到唐羽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樣,唐皇深感欣慰,離開禦書房之前,唐羽特地將唐皇隨身佩劍淵虹劍借了去。

當唐羽離開後,大太監趙高這纔來到唐皇身邊,他神色詫異道:“淵虹所過之處如陛下親臨,太子殿下怎麼將陛下隨身佩劍借了去?”

“剛剛我問唐羽這小子,身為太子的使命是什麼,你知道他是如何回答的嗎?”唐皇目光深邃道。

趙高好奇問道:“太子殿下如何作答?”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唐皇沉聲道。

此話一出,趙高大受震動。

唐皇繼續說道:“就憑這句話,朕就相信,要不了多久,這小子就會給朕一個天大的驚喜!不過,朕不信這小子會突然轉性。”

“趙高,給我去查,查查近期羽兒到底跟什麼人接觸過!”

“是,陛下!”趙高一臉恭敬道。

“冇想到除了文鬥之外還要武鬥,真是麻煩!”離開禦書房後,唐羽拎著淵虹劍回到了東宮。

“殿下,今日的音律課馬上就要開始了!”

就在唐羽心煩時,身材婀娜的蕭玉淑便一臉紅暈走了過來。

看到蕭玉淑,唐羽嘿嘿一笑:“蕭老師,剛纔不是讓你一起來寢宮嗎?你人跑哪去了?”

唐羽不提還好,一提蕭玉淑羞的都不敢跟唐羽對視。

兩國即將交鋒,唐羽稍微收斂,他直接問道:“對了蕭老師,你知道京城最好的鐵匠是誰嗎?”

“京城最好的鐵匠?”

蕭玉淑怔了一下,她思索道:“京城最好的鐵匠應該是魯秋魯大師,魯大師如今已經加入了黃金火騎兵,是大皇子的人!”

“哦?黃金火騎兵總部在哪?”唐羽問道。

蕭玉淑低語道:“黃金火騎兵位於京城三十裡開外的郊區,全軍上下有三萬人,是大唐精銳鐵騎!不過,殿下你問這個乾什麼?”

“我現在急需京城最好的鐵匠,蕭老師,要不你陪我去一趟黃金火騎兵總部吧?”唐羽正色道。

剛剛唐羽這才注意到,他這副身體早就酒色掏空了身體,是一個十足的弱雞,要是三日後跟大楚武鬥對戰,恐怕他上場不足三秒就能被對方打成落水狗,所以想要拿下武鬥勝利,他不得不使用黑科技。

唐羽想好了,他要在兩國對陣前搞一把沙漠之鷹手槍,可這個世界並不存在沙漠之鷹,這麼短的時間內他必須找京城最好的鐵匠打磨。

蕭玉淑詫異道:“今日的音律課殿下不上了嗎?”

“不急不急,晚上蕭老師你單獨給我補習!”唐羽壞壞笑道。

晚上單獨補習?

聽到這話,蕭玉淑情不自禁想起了昨夜的瘋狂,她熟透了的玉容頓時一片緋紅。

“駕!”

不多時,一匹白色駿馬從皇宮內衝了出來,白色駿馬上赫然馱著唐羽跟蕭玉淑。

蕭玉淑坐在前麵,她麵紅耳熱,渾身發軟,隻因坐在後麵的唐羽一雙手實在是太不老實了。

“殿下,請不要亂摸,人家有點熱”

“殿下,你你好壞啊”

騎著白色駿馬抱著蕭玉淑盈盈嬌軀,唐羽大為興奮,身為太子,這簡直不要太幸福。

三十裡不算遠也不算近,不知道過了多久,唐羽這纔看到黃金火騎兵所在的營寨。

“速速站住!”

剛剛抵達營寨,門口一名士兵立刻將唐羽攔了下來。

“籲!”

被士兵阻攔,唐羽立刻勒馬。

攔下唐羽後,士兵詢問道:“你是什麼人?”

“我乃東宮太子,速速讓魯秋出來見我!”唐羽從腰間掏出太子令牌。

士兵接過令牌一看,他神色瞬間變得無比尊敬:“不知殿下降臨,還請殿下恕罪!”

“廢話少說,讓魯秋出來見我!”唐羽再次說道。

士兵哪裡還敢遲疑,他敬畏道:“殿下稍等,我這就去通報魯大師!”

冇多久,一名身穿灰色長袍的老者慢悠悠從軍營內部走了出來。

“你就是當朝太子唐羽?”灰色長袍老者瞥了唐羽一眼。

見到唐羽身邊還跟著蕭玉淑,蕭玉淑一路被唐羽調戲的玉容緋紅,老者魯秋一瞧蒼老眼眸充滿了厭惡。

唐羽一瞧就知道來者正是京城第一鐵匠魯秋,他嗤笑一聲:“下就是魯秋魯大師!”

“不知唐羽殿下找老朽有何貴乾?”老者魯秋一臉不喜問道。

唐羽開門見山道:“想必魯大師也聽說了,三日後大唐要跟大楚進行比鬥,此事事關重大!剛剛我在禦書房聽我父皇說,這場比鬥不僅牽扯文鬥,還有武鬥,為了比鬥萬無一失,我想請魯大師為我製作一件兵器!”

“唐羽殿下請回吧,老朽還有要事!”魯秋直接回絕道。

看到魯秋準備離開,唐羽上前一步攔在了魯秋麵前,他一臉戲謔道:“魯大師,我知道你是我大哥唐龍的人!但這次事關大唐國運,我要的兵器你製作也得製作,不製作也得製作!”

“哼!像你這種聲名狼藉之輩,還想讓老夫為你製作兵器,你不配!”魯秋一臉不屑道。

言語落下,魯秋避開唐羽準備離開,可唐羽怎麼可能給魯秋機會,他伸手抓住了魯秋衣衫。

被唐羽抓住,魯秋勃然大怒道:“殿下,這裡可是黃金火騎兵軍營,若是殿下再敢無禮,休要怪老夫對你不客氣!”

他是大皇子唐龍的人,再加上他是京城第一鐵匠,打造過無數神兵利器,大皇子唐龍對他予以重用,麵對唐羽,他自然有恃無恐。

“魯大師,你剛剛說什麼?我不配?”唐羽眼神一眯。

魯秋冷笑道:“對!你不配!”

“我大唐前後經曆六代君主,奮六世之餘烈,纔有了大唐今日的安寧,我不配?”唐羽寒聲喝道。

言語落下,盛氣淩人的魯秋被震得身軀一震。

下一刻,唐羽上前一步,他目光灼熱道:“我父皇乃當朝天子,我身為東宮儲君,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我不配?”

魯秋大吃一驚,身軀逐漸僵硬。

唐羽再次邁步上前,他直接拿出手中淵虹劍鏗鏘有力道:“此劍名為淵虹,乃我父皇隨身佩劍,見淵虹如見天子,試問,我怎麼不配?”

“你你”

唐羽的話宛若驚雷在魯秋耳邊炸響,再看看唐羽手中的帝劍淵虹,他一個踉蹌一屁股坐在了地麵上,蒼老的臉上哪還有一絲傲慢氣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