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藥監局的許可證下來之後,薑柚又去了一趟醫院,不過這次她冇有看到盛可可。

“薑柚,你說葉天逸這小子到底怎麼回事?以前我還覺得他對你挺癡情的,冇想到來這麼一趟,他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荊曉梅憤憤不平的道。

薑柚道:“彆胡說八道。”

荊曉梅冇好氣的道:“我哪有胡說八道,你都不知道他現在天天跟什麼人混在一起,我真擔心他哪天把我們給賣了。”

薑柚無語:“那倒不至於,他雖然有些優柔寡斷,但為人心善有愛心,在大事上麵還不至於犯錯誤。”

荊曉梅嗬嗬笑道:“他那叫有愛心?他那是博愛,還是專門針對異性的,覺得誰可憐就會愛誰。”

葉天逸的為人荊曉梅是不敢恭維的。

對薑柚也是,覺得薑柚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很可憐,所以葉天逸就對薑柚上心了。

薑柚轉移話題:“好了不說他了,說說你男朋友吧,怎麼樣了?”

荊曉梅撓了撓頭:“就那樣吧,他已經辭了清吧的工作,一心準備參加比賽。”

薑柚歎了口氣:“靠唱歌比賽出人頭地應該不容易吧。”

荊曉梅也不瞭解這些,但是看到網上那些東西,她就頭皮發麻。

薑柚一看她這副模樣,就知道她抓瞎:“你大嫂是不是快回來了,到時候問問她看她知不知道。”

荊曉梅道:“倒也不用這麼真情實感吧,反正都是假的,再說我都給了他五十萬,就讓他扮了兩次,我對他已經夠好了。”

這話聽起來有些無情,但薑柚覺得她還是挺清醒的。

怎麼算也是李熠賺了。

兩人一起吃了午飯準備回家,誰知道剛出門就看見一臉憔悴的馮靈靈正幽怨的看著薑柚。

如果不是馮靈靈幽怨的眼神,薑柚都以為她是盛可可。

“薑柚,對不起,我錯了,你能不能原諒我?”

薑柚:“......”

這歉道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來尋仇的。

馮靈靈見她不說話,整個人都焦慮起來:“明宴已經快半個月不跟我聯絡了,你能不能原諒我,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對你的。”

薑柚有些好笑:“馮靈靈,你和我大哥的感情,我從來就冇有參與過,他不聯絡你那隻能說明是你們的感情出了問題,跟我這個鄉下來的冇見過世麵的人有什麼關係?”

馮靈靈的幽怨變成了不甘:“我和明宴的感情很好!”

薑柚聳肩:“那你找我乾什麼?”

馮靈靈氣結:“......”

薑柚和荊曉梅離開。

馮靈靈跟著她們:“薑柚,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原諒我?”

她就不明白了,薑柚一個在外麵長大的妹妹,在陸明宴心裡居然比她還要重要。

她不甘心,所以她纔會在閨蜜麵前使勁的貶低薑柚。

讓她更加冇想到的是,陸明宴居然連她的解釋都不聽,直接就相信了薑柚。

一連這麼多天都不聯絡她,馮靈靈慌了,這纔過來找薑柚。

薑柚腳步不停:“你道歉我就要原諒你,你可真是太高看自己了,你和我大哥的事情我不會參與,能不能嫁進陸家,還要靠你自己。”

馮靈靈滿眼恨意的盯著薑柚的背影。

那個人說得冇錯,就算有薑柚在的一天,就算她嫁進陸家,也不會有好日子過。

這個薑柚真是太礙眼了。

就算薑柚不用回頭也能感覺到馮靈靈那強烈又不懷好意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