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過一家咖啡店時,薑柚對荊曉梅道:“我給家裡的小朋友帶杯奶茶。”

兩人一起進了店,馮靈靈堵著一口氣也走了進去。

“盛可可,你怎麼會在這裡?”馮靈靈一進去就看見了站在收銀台上的盛可可,聲音是抑止不住的驚慌和顫抖。

薑柚也看到了盛可可,盛可可也看到了她,正對薑柚微笑時,馮靈靈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盛可可隻是看了馮靈靈一眼,對薑柚笑道:“薑小姐,你想喝什麼?我請你。”

薑柚掏出手機,掃碼直接在上麵下單:“你已經請我吃過飯了,這杯奶茶我就自己買了。”

盛可可隻是笑了笑:“那你們請坐。”

馮靈靈聽著兩人的對話,腦子一片空白:“盛可可,你是怎麼認識薑柚的?我不是讓你離開京都的麼?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難道你是薑柚找來的?”

說這話的時候,馮靈靈滿臉驚慌的望著薑柚。

薑柚微微皺眉,覺得這個馮靈靈是不是腦子有什麼毛病?

盛可可冷淡的開口:“如果你不想喝東西,就請你離開,我還要工作。”

馮靈靈卻是不聽,她上前去拉盛可可:“你跟我過來。”

盛可可厲色道:“請不要打擾我工作。”

雖然店裡人不多,但馮靈靈的確已經打擾了她。

很快店長就出來了,看到和盛可可長得一模一樣的馮靈靈,突然來了靈感。

“盛可可,這是你雙胞胎姐妹吧,要不要來我們家裡工作?”

雙胞胎姐妹花,長相一模一樣,就是很好的賣點。

馮靈靈瞬間就爆了:“你神經病啊,誰稀罕來你店裡上班,你配麼?”

店長臉上的笑容一斂:“那就請你出去。”

馮靈靈一噎,最後不得不離開,但是她冇有離得太遠,她還想等盛可可下班好好聊聊。

荊曉梅摸著下巴:“薑柚,你覺不覺得很奇怪?”

薑柚點頭,她也覺得馮靈靈奇奇怪怪的。

看到盛可可那副心虛的模樣,真的很難不讓懷疑些什麼。

薑柚拿著自己的奶茶就離開了。

車上,薑柚給陸明宴打電話說了馮靈靈的事情。

陸明宴那邊沉默了一瞬:“小柚,對不起。”

薑柚歎了口氣:“大哥,有句話我一直憋在心裡,我知道這些話不該我說,但這個問題我一直很想知道。”

陸明宴:“你問。”

薑柚不客氣的問:“你到底喜歡馮靈靈什麼?幾次見麵下來,除了長相之外,我冇有在她身上找到任何可取之處。”

陸明宴有苦難言,他在意識不清的時候睡了人家,這種話他當然不會跟告訴薑柚。

既然是他犯的錯,他就要負責。

薑柚冇有得到答案,也無所謂,畢竟有句話叫情人眼裡出西施。

也許,馮靈靈在她大哥眼裡就是小仙女一樣的存在呢。

結束通話冇多久,唐萱嵐的電話就進來了。

以往總是冷靜淡定的唐萱嵐,這一次卻是異常暴躁。

“小柚,你之前的懷疑冇有錯,我這邊已經查清楚了是怎麼回事,陸修遠這個狗東西,連自己的兒子都算計,他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