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萱嵐說這句話的時候,薑柚彷彿聽到了她的咬牙切齒和明顯的憤怒。

讓唐萱嵐情緒外露的事情很小,那怕是知道陸修遠和好朋友的背叛,她也冇有現在這般。

薑柚猜測事情肯定不簡單,當下就決定去找她。

薑柚到唐家的時候,就看見唐萱嵐泛紅的眼睛,賀洵在她身邊細聲安慰。

“小柚來了。”唐老爺子歎了口氣,整個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無力。

薑柚叫了一聲外公,再看著唐萱嵐,最後問賀洵:“乾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賀洵道:“還是等明宴來了再說吧。”

冇過多久,陸明宴就來了。

唐萱嵐看著他,眼裡那種複雜的情緒全部化為了眼淚,把陸明宴嚇壞了。

“媽,你怎麼了?”

唐萱嵐把頭偏向一邊,如果可以,她肯定不願意在自己的兒女麵前落淚。

還是賀洵開了口:“明宴,你媽媽知道你和馮靈靈在一起的原因了。”

陸明宴臉色一變,有些難堪和無措:“我......”

他想解釋,但是他睡了馮靈靈是事實。

隻是他還冇說話,唐萱嵐憤怒的聲音就傳了過來:“我不會讓你和馮靈靈在一起的。”

陸明宴皺著眉頭,情緒複雜:“媽,是我對不起馮靈靈,我必須要對她負責。”

“負什麼責?”唐萱嵐的情緒突然就激動起來,“這一切全是陸修遠的陰謀,我不會讓你落到跟我一樣的境地,我不允許。”

陸明宴驚訝的看著唐萱嵐:“什麼陰謀?”

薑柚眨眼,傅亦錚說過馮靈靈是陸修遠的人,但是卻冇有告訴她,陸修遠耍了陰謀。

賀洵一邊安撫情緒激動的唐萱嵐,一邊向他說明:“很抱歉,冇有經過你的同意,我和你媽媽查了馮靈靈,之後我們發現她和你父親聯絡得很頻繁。”

“你和馮靈靈在一起的經過我們也查到了,這一切都是陸修遠算計好的。”

“隻從你媽媽和你父親離婚以後,你和你父親的關係也變得非常緊張,他應該是想挑個好掌控的兒媳婦。”

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陸明宴震驚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臉色蒼白得厲害。

薑柚是覺得陸修遠的手段是越來越下作,每一次都能突破下限。

唐萱嵐心疼的望著陸明宴:“明宴,我不管什麼責任不責任,馮靈靈這個女人就是不安好心,我不允許你和她在一起。”

賀洵看著魂不守舍的陸明宴,安撫的拍了拍唐萱嵐的背:“讓明宴好好想想吧。”

唐萱嵐心裡急得不行,三十多年前,陸修遠用這種手段拆散了她和賀洵,又用同樣的手段讓她嫁給了他。

現在居然把手段用在自己的兒子身上,如果不是陸修遠,薑柚不會受那麼多年苦。

唐萱嵐現在是恨極了陸修遠。

見陸明宴這副模樣,唐萱嵐起身就往外衝,賀洵趕緊追上去。

有賀洵在,薑柚很放心唐萱嵐,現在她不放心的是陸明宴。

“大哥,你還好吧?”

陸明宴低垂著頭,整個人都變得非常頹喪,他使勁揉了揉自己的臉,最後雙手捂住臉。

那怕過去了快兩個月了,可幾乎每天晚上陸明宴都會做夢。

夢裡那雙惶恐無助的眼睛,絕望的流著眼淚哀求他,怎麼會是假的呢?

是馮靈靈太會演戲了,可是馮靈靈平時所表現出來的又與那晚不同,馮靈靈每次藉機想要親他,甚至做親密行為,他都會下意識的拒絕。

這是為什麼?

薑柚知道他現在最需要的是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