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刹那之間,刑天投擲出去的雙斧便撞上了那隻大日金烏,爆發出天崩地裂般的巨響。

恐怖的金光和火焰交織肆虐,天地變色!

然而,那隻大日金烏竟硬生生的將雙斧震開。

“啾!”

伴隨著高亢嘹亮的鳳唳之音,神鳥展開雙翅,炫目無比的大日金焰從其雙翅中飛湧而出,化作鋪天蓋地般的金色火海,朝著金之巫族邊境的防禦大陣撞去。

下一刻。

“轟隆!!!”

大日金烏攜著無窮無儘的大日金焰撞上了海峽對岸的防禦大陣,爆裂刺耳的炸響聲宛如天崩地碎。

隻是一瞬間,金之巫族邊境的百道防禦大陣驟然崩潰。

“啊!”

無數道慘叫聲傳來。

金之巫族陣前的巫族戰士承受不住這股金焰的威能,直接被灼燒成灰燼。

危急關頭,刑天獨自一人擋在陣前,仰天長嘯:

“蓐收之血,在我之身,以古神之力,化血巫戰神!”

狂吼聲中,刑天不惜燃燒自身元神,大片的血色符文從他肉身中噴湧而出。

隻見他肉身飛速膨脹,化身成一尊天地巨人,全身上下迅速凝聚出一件覆蓋全身的血光戰甲,那狂躁無比的凶煞氣息和沸騰的殺氣,足讓人心神顫栗,毛骨悚然!

化作巨人的刑天推出雙掌,硬生生擋下了那隻大日金烏。

恐怖的大日金焰焚燒著他的身軀,刑天渾然不懼,在電光火石之間喚回雙斧,狠狠地劈向那隻大日金烏。

“砰!!!”

刹那間,天地變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徹雲霄。

那隻大日金烏受到了刑天全力一擊後,形體炸裂。

漫天的金光和火焰交織,恐怖火焰灼傷了刑天的軀體。

爆炸中心的空間都化作虛無,無窮無儘的金光幾欲吞噬天地。

劇烈的爆炸所產生的能量衝擊幾乎席捲整個戰場,火焰肆虐,巫族戰士們紛紛撐開防禦屏障,抵擋這股能量衝擊。

若非刑天以自身軀體擋下了大日金烏爆裂後的餘威,巫族大軍必定會損失慘重。

一擊過後,刑天身軀表麵的鎧甲已被毀壞殆儘,肉身被炸出無數道血洞,血肉橫飛,場麵怵目驚心。

他半跪在地上,全身已是傷痕累累。

縱然身負重傷,刑天仍舊戰意高漲,舉起手中的雙斧,震喝道:“金之巫族的戰士們聽令,全力反擊,殺光這群妖族畜生!”

“殺!”

巫族戰士們受到了感染,戰意大漲,紛紛朝海峽對岸的妖族領地衝殺而去。

“刑天,你果真有種!”

夢影妖皇見刑天竟有勇氣以一己之力擋下了大日金烏的元神,雙目精芒閃爍,不禁高看了對方幾分。

“我妖族可不是畏畏縮縮之流,且讓我等來場痛快的決戰吧!”

見巫族那邊開始衝鋒,夢影妖皇也不想龜縮在防禦大陣內,立即號令起妖族大軍:“妖族大軍聽令,全力進攻!”

一聲令下,妖族大軍也開始衝鋒。

雙方在海麵上空交戰。

戰場中人潮湧動,妖族和金之巫族的修士展開激烈的廝殺對抗,到處都是靈光爆炸的聲音,衝殺聲,呐喊聲,嘶吼聲,場麵頃刻間就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刑天化作的血巫戰神手持雙斧,與夢影妖皇鬥在了一起。

雙方你來我往,互有勝負。

雖然夢貘族以操魂之術見長,但夢影妖皇卻執意以肉身與刑天相抗。

他覺得刑天已經身負重傷,並不願以自己的長處攻對方短處。

“夢影小兒,你休要看不起人,你真以為就憑你這孱弱的肉身能鬥得過我?趕緊現出你們夢貘族的操魂術!”

刑天勃然大怒,渾身掀起沖天血光,瘋狂揮舞著雙斧,劈頭蓋臉的砍向夢影妖皇。

夢影妖皇被逼得連連後退,大吼道:“既如此,那就讓你見識見識本座的操魂術!”

話音一落,夢影妖皇渾身幽光暴漲,化作了夢貘本體,仰天長嘯:“亡靈天災!!!”

刹那之間,夢貘張口噴吐出一道幽光光柱,直衝雲霄。

“轟隆!!!”

伴隨著沉重的轟鳴之聲,天空彷彿被擊穿一個大洞。

洞口中迸發出極盛的黑芒,整個天空瞬間被黑光籠罩,伸手不見五指。

“吼吼吼!”

黑光之中傳來嘈雜凶駭的嘶吼聲,極為瘮人。

正在激鬥的雙方大軍,都被這一幕給震住了。

隻見天穹上空黑漆漆的洞口中,竟陸續衝出大量的夜叉鬼影。

這些夜叉鬼影頭生銀色雙角,背生六翅,氣息凶駭至極,個個都是夜叉中最為強大的夜叉王。

這還冇完。

隻見一群夜叉王分成兩排列開,呈半跪著的姿態,似乎在迎接著什麼。

下一刻。

那黑色洞口之中徐徐飛出一尊頭頂金冠的人形黑影,雙瞳如血色寶珠,渾身繚繞著滾滾黑色火焰,背後升起一圈炫目的紫色光環,凶駭之中竟透射出一股難以言喻的尊貴之感,彷如大帝般的氣場。

“夢魘大帝!?”

刑天怒目圓睜,想不到夢影妖皇居然能召喚出這種級彆的凶靈。

夢魘大帝乃是世間一切凶靈的始祖,也是夢影妖皇能召喚出的最強魂仆。

夢影妖皇本體化作一道黑芒,冇入那夢魘大帝身軀之中,與其融為一體。

“殺!”

夢魘大帝一聲令下,眾夜叉王紛紛直衝而下,朝刑天衝殺而來。

刑天揮舞雙斧迎擊,與一眾夜叉王鬥在了一起。

夢影妖皇不愧是妖族第一天才,莫說是那夢魘大帝,就是這些夜叉王群起而攻之,刑天就抵擋的十分吃力了。

夜叉王手中的三叉戟能釋放出強大的詛咒雷霆,正好剋製刑天的血巫神力。

鬥了一陣後,刑天肉身被眾夜叉王手中的三叉戟刺的千瘡百孔,明顯落入了下風。

夢魘大帝於高空之上俯視著刑天,漠然道:

“刑天,你不是我的對手。聽說你們金之巫族有一位名叫後羿的絕世天才,讓他出來迎戰吧,本座想見識見識巫族天才的手段!”

殊不知,這句話深深的刺痛了刑天。

刑天心中陡然竄起無邊的怒火,口中發出聲嘶力竭的咆哮:“夢影小兒,你莫要得意,我纔是金之巫族第一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