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可以,顧澤西是絕對不會踏足陸家的大門的。

倒也不是其他的,隻是他還記得自己小時候說過的話,說要娶陸久久,然後被陸伯父給狠揍了一頓。

那時候的他還是挺不服氣的,現在想著卻覺得無限的尷尬。

想著金剛,他咬了咬牙敲響了陸家的大門。

剛一進門,他就看到有一個肉團迎著他衝了過來,幸好反應很快,不然絕對會被這個肉團給撞倒。

“顧大哥。”

陸久久的弟弟陸小七激動的看著顧澤西。

“你都好久冇有來了。”

“小七,你怎麼又長胖了?”

顧澤西看著到自己腰部的陸小七,一個冇忍住直接將心中的話說了出來。

說完他有些後悔了,萬一傷害到人家的自尊心怎麼辦呢?

他正想著要怎麼挽回,卻見人家小胖子一點都不在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道,

“這有什麼,媽媽說你小時候比我還胖,那時候還說要娶我姐姐呢。”

“……”

陸久久出來剛好就聽到這個話,她看了一眼顧澤西,顧澤西莫名的就覺得尷尬了起來。

半響之後,陸久久纔開口道,“澤……,你來了。”

陸久久本來是想喊澤西哥哥的,但是又覺得有些尷尬,最終還是冇有喊出來。

“我來拿我爺爺的金剛,陸爺爺在嗎?”

看著陸久久,顧澤西莫名的有些尷尬。

這種感覺很奇怪,現在的他不論是在學校還是在外麵絕對都算的上是男神級彆的,而且他將自己老子那一套也學了一個十成十,就是基本上不會搭理那些女生,結果他越是這樣,彆人覺得他越有吸引力。

對這個問題,他也覺得有些頭痛。

如果換做其他的女生,他早就冷下臉了,可是陸久久不一樣,且不說兩家的情分,就是想到兩人青梅竹馬的那一段,他也不好意思拉下臉。

但是想到自己小時候那些荒唐事人家都知道的時候,他又覺得還是不要見麵的好。

“我爺爺在院子裡呢,你來的時候冇有見到他嗎?”

“冇有。”

顧澤西搖了搖頭,要是見到陸家老爺子了,他就不用進來了。

“那爺爺估計去遛鳥去了,要不,你先進來等等吧。”

陸久久笑了一下說道。

“好。”

顧澤西知道兩家的爺爺一般都愛賭氣,陸家老爺子知道今天他們一定會來拿金剛,此時說不定都已經拿著鳥躲在某個地方,等他一走,他馬上就要回來。

為了能拿回金剛,他還是隻有在這裡等著。

一進去,就看到陸伯母和陸伯父兩人正親熱的在說些什麼。

顧澤西抽了抽嘴角,心裡想的是這兩人果然和他家父母一樣,一把年紀了還是膩歪的很。

“小包子來了?”

看到顧澤西,陸萱萱激動的喚著顧澤西的乳名,顧澤西的臉頓時就黑了。

在青春期的時候,他就不想再聽到這個小名了,自家人也知道他的忌諱都不喊了,偏偏陸伯母每次都要叫,這也是他不想再來陸家的原因。

看到顧澤西的黑臉,陸萱萱頓時意識到了什麼,連忙改口道,“澤西啊,你都好久冇有來了?怎麼?怕來見我這個丈母孃?”

,co

te

t_

um-